户外探险受追捧事故频发 市场混乱监管“真空”

作者:综合体育

  登山坠落、迷路失踪、山洪溺亡……近年来,随着中国户外运动的兴起,新奇刺激的探险活动在给爱好者们带来快乐的同时,频频发生的安全事故也在不断敲响警钟。户外运动俱乐部组织此类活动是否合法?领队和队员之间的权利义务应如何界定?驴友(指户外运动爱好者)之间是否应该承担互救互助义务?这些问题引起法律界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。

  市民张先生带着儿子参加网上一家户外俱乐部组织的登山活动,途中因组织者临时改变上山路径造成儿子左腿骨折,张先生要求组织者给予赔偿,双方争执不下。

  驴友探险日趋流行,说明市场需求的客观存在,但从现有的法律来看,驴友探险活动没有监管主体,旅游部门想对其进行监管也于法无据。法律专家认为,驴友探险频频遇险,其监管“真空”问题亟待引起立法部门的重视。

  记者昨天在多个户外探险俱乐部论坛上发现,只要发个帖子,立马有人跟帖相约一起穿越炉西峡、徒步徽杭古道,甚至挑战“世界屋脊”……许多人凭兴趣欣然加入,殊不知,踏上的却是毫无保障的险途。

  激情“驴行”频遭意外之痛

  “我没去过珠峰,但我敢带他们去”

  8月15日,18名上海驴友经上海高远户外运动俱乐部组织,赴浙江丽水市景宁县进行“徒步穿越炉西峡”活动,途中不幸遭遇大雨,三名驴友与一名当地向导被猛涨的急流冲走。当地政府领导立即带领公安、武警、消防、水利、旅游、海事等部门人员组成了8个搜救小组赶赴事发现场,并组织当地群众分别从炉西峡峡口、郑坑和梅岐三个源头向峡谷内开展搜救行动。不幸的是,4人中,只有当地向导于16日获救,其他三人全部遇难。

  “本活动实行AA制而非盈利性,参与者在途中如遇意外,团队组织者和其他成员不负任何责任……”记者注意到,几乎所有户外俱乐部开展活动的帖子后面,都跟着一条免责声明,这条看似理所应当的免责声明背后,蕴含着极大的安全隐患。

  三名驴友在浙江遇难的消息一经公布就震动了整个上海驴友圈,原本定于8月21日组织会员前往炉西峡“驴行”的上海户外公社,不得不因此取消了行程。

  “绝大多数户外探险活动组织者不具备领队资质,有了‘免责声明’,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带着一群人在山野里横冲直撞。”一位专业户外探险人士指出,像登山、露营、穿越、攀岩、蹦极、漂流高山速降、飞行滑索等户外探险运动,一般需要专业背景和救护知识,组织者若欠缺经验,将导致探险运动的危险性大大增强。

  据了解,今年驴友野外遇险事件已发生多起。3月,8名驴友在秦皇岛坠山,造成3死5伤;6月,一驴友在嵩山探险时坠入峡谷身亡;7月11日,重庆一支驴友探险队,在万州遭到山洪袭击,造成15人遇难,4人失踪。中国登山协会的一份数据显示,2008年中国内地18次户外活动中有20人遇难,而在这些数字的背后,几乎60%至70%的事故均发生在驴友自发户外活动中。

  探寻者俱乐部的陈建国告诉记者:“我曾亲耳听到某户外俱乐部领队对我说,‘我没去过珠峰,但我敢带他们去’,这不是拿自己和别人的生命开玩笑吗?”

  “随便找根绳子就敢攀岩,毫无野外生存技能就敢进山。真正的风险,恰恰是绝大多数人并不了解风险在哪里。”户外运动专家分析说。

  由于参与者特别是组织者经验不足而酿成悲剧的例子屡见不鲜:去年7月11日,重庆市主城区34名驴友横穿万州区一峡谷时遭遇山洪,14人遇难;8月,18名上海驴友自发组成探险队徒步穿越炉西峡时遭遇山洪,3名驴友遇难。

  如今,全国每年参加山地户外运动的人数在2000万至3000万,排在了各大类体育项目的第二位。山地户外运动的门类很多,而溯溪的风险系数非常高。大多数人对风险存在侥幸心理。随着溪水的源头逆流而上,穿越峡谷地带,水流急、落差大、很危险。如果上游发生暴雨,人在峡谷中穿行几乎无路可逃。溯溪是需要严格的专业配备的,需要保护绳固定在悬崖之上,下水时需要呼吸器、头盔、护膝护肘等,才能防范风险。

  市场混乱,安全监管遭遇“真空”

  管理不到位留下诸多隐患

  市场混乱是事故频发的主要原因,拿我市来说,目前注册备案的户外探险俱乐部不到5家,但实际上,包括网上和各种实体培训机构在内,每年有成百上千打着户外探险名义组织活动的团体。

  沪上一家知名户外俱乐部的负责人曹先生告诉记者,目前上海大大小小的户外俱乐部有300多家,但相当一部分俱乐部的运作并不规范,既没有专业的户外运动指导人员,也缺乏专业运动器材,无力为团队提供专业的安全保障。而一些参与户外探险的新驴友不具备足够的体力和技巧,只是怀着一腔的热情就盲目加入户外探险,成为频发险情的一大隐患。

  户外探险到底是旅游活动,还是体育运动?记者了解到,正因为各界对此尚无定论,导致户外探险运动没有主管部门,因此缺乏相应准入门槛。

本文由4166am金沙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 4166am金沙